钢铁企业利用期货稳定经营

今年年初至今,铁矿石出现连续大涨的单边行情。在不断变化的市场行情中,如何确保铁矿石资源安全稳定的供给、如何破题求解,是众多钢铁企业的重要课题。

  6月3—5日,“2019铁矿石国际市场研讨会”在青岛举行。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矿”不同。与会企业人士认为,今年铁矿石较以往的区别主要体现在供需紧平衡,在这种情况下,利用期货工具稳经营是企业的必由之路。

  上半年走出三轮上涨行情 

  今年年初至今,铁矿石出现连续大涨的单边行情,现货62%指数从年初的72.35美元/吨最高上涨至108.00美元/吨,涨幅为49.27%。同时段,大商所铁矿石期货指数上涨53.17%,期现涨幅均领先于黑色系乃至整个国内大宗商品市场。

  期货日报记者发现,铁矿石的第一轮上涨发生在今年1月底,铁矿石期货1909合约6个交易日累计上涨94元/吨,涨幅达12.22%。1月26日,Vale溃坝事故发生,事故发生伊始市场显得较为犹豫,但随着事故造成的伤亡人数不断增加,Vale对于其有安全隐患的生产设施大面积关停,使得Vale的供给减量不断攀升,从而引发市场对铁矿石供给收缩的严重担忧。“实际上,在此轮上涨行情中,我们并没有看到矿山发运量的下降,更没有看到港口库存的下降,这一阶段行情上涨主要体现在市场对于未来供给削减的预期。”国泰君安期货铁矿石分析师马亮说。

  第二轮上涨发生在3月底,铁矿石期货1909合约6个交易日累计上涨98元/吨,涨幅达17.48%。3月中下旬,澳洲遭遇严重飓风,飓风对澳洲主要两大矿山RioTinto和BHP的生产运输设施都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损毁,矿山均向钢厂宣布不可抗力,也下调了各自的年度产量预期,叠加前期的Vale事故,使得市场对于今年铁矿石供给端削减的预期进一步强化。更重要的是,前期Vale事故造成的影响已经开始在发运量上体现,RioTinto和BHP的发运量也同时出现了大幅下降,澳大利亚周度发运量从1600万吨以上的高位下降至1000万吨的水平,巴西周度发运量从600万吨下降至200万吨,而且国内的港口库存也开始出现拐点,单周降幅达到657万吨。

  “这一阶段的上涨,一方面体现在减产预期的进一步强化;另一方面体现在减产预期已经开始在发运量和港口库存上初步兑现。”在马亮看来,与前两轮主要由预期推动的上涨不同,第三轮铁矿石价格上涨是由现货引领期货上涨。前期市场对于供给削减乃至对于供需缺口的担忧开始在现货上体现。

  据记者了解,第三轮上涨是从5月15日开始至今,铁矿石期货1909合约6个交易日累计上涨129.5元/吨,涨幅达20.08%。

  与会企业人士认为,这一阶段就是非常典型的供需缺口预期在现货端得到了验证,期现联袂上行。具体来看,是由于整个产业链的库存持续下降,现货愈发紧张,缺口预期终在现货端兑现,商家惜售情绪加重,现货价格连续大涨,期货盘面也跟随现货出现大涨。

  高低品位铁矿石价差收窄 

  自2018年11月以来,钢厂利润出现持续下行,带动高低品位铁矿石价差同步收窄,螺纹吨钢利润从11月初的1100元/吨一路下行至最低400元/吨附近,PB—超特粉价差也从11月初的224元/吨持续收窄至最低97元/吨。

  据记者了解,本轮高低品位铁矿石价差收窄伴随着钢厂利润同步回落。2016年至今,阶段性的收窄共出现过4次,分别是2017年3—6月、2017年8—10月、2018年1—4月、2018年11月—2019年3月。

  “从历次高低品位铁矿石价差收窄的经验来看,其根本逻辑在于钢厂利润收缩带来高低品位铁矿石价差收窄,下跌路径是钢材价格下跌—钢材利润收缩—钢厂调整用矿配比(低品位替代高品位)—高品位铁矿石下跌—低品位铁矿石补跌—高低品位铁矿石价差收窄。”山东钢铁集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强笃表示,前三轮高低品位铁矿石价差收缩是在铁矿石总量过剩的背景下,通过铁矿石价格普跌、高品位铁矿石跌幅较低品位铁矿石更大所完成的。

  记者认为,最近这轮高低品位铁矿石价差收窄以及高低品位铁矿石价格的表现与以往不同,最根本原因是铁矿石的供需结构发生了变化。事实上,2018年12月钢价大跌,钢厂利润萎缩至200元/吨附近,混合粉和超特粉开始去库存,矿难发生后,企业加速去库存,尤其是超特粉的库存从最高2500万吨下降至600万吨,钢厂采购偏好的超特粉直接导致超特粉价格上涨。

  “在发生矿难后,由于钢厂处于利润压缩阶段,以卡粉为代表的高品位铁矿石并没有格外受到钢厂的青睐,卡粉的库存仅从最高时1600万吨下降至1200万吨,降库幅度相对较小,价格涨幅同比只有34%左右。”李强笃举例说。

  资源减少使钢企被动采购 

  自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来,吨钢利润持续上升,高利润引发了钢厂提高生产效率的诉求,所以钢厂的高利润对上游的传导引发了铁矿石的结构性问题。最典型的就是自2016年以来,随着钢厂利润不断上升,高低品位铁矿石的价差也在不断走高,钢厂利润与高低品位铁矿石价差呈现出明显的正相关关系。

  山东莱钢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副经理毛辉介绍说,高中低品位铁矿石价格轮动,使得钢厂被动接受。然而,今年的行情特点不是高品位铁矿石发力带动中低品位铁矿石价格,而是低品位铁矿石发力带动中高品位铁矿石价格。以超特粉、PB粉、卡粉为代表的高中低品位铁矿石相互轮动,高中低品位铁矿石之间的价差持续降低。虽然低品位铁矿石的性价比持续降低,但钢厂使用矿的可选择性越来越小,加之随着市场节奏不断变化,钢厂的生产节奏难以快速改变,只能被动接受铁矿石价格不断升高的局面。

  据记者了解,目前港口铁矿石存量减少,现货供给“缓冲器”的作用弱化。一是随着供给量减少,中国港口进口矿库存总量从1.6亿吨下跌到近期的1.32亿吨;二是品种存量出现分化,中低品铁矿石港口主流资源少,个别时段部分品种短缺,例如,澳块矿资源倒逼刚需,甚至出现了块矿价格追上球团矿价格的奇怪现象。此外,2018年3月,港口铁矿石现货价格大跌100元/吨,今年3月市场却不跌反涨,库存快速减少是一个支撑因素。

  “其他因素也在加剧供需矛盾,例如,上半年国际市场发生了较大变化,日韩等国家和地区受到Vale溃坝和RioTinto火灾减少供给的影响,加剧球团矿和罗泊河铁矿石需求的短缺状况;印度和伊朗等地区非主流资源,由于国内因素和国际政治因素的影响,发货量一般,导致非主流资源供给总体不足。”毛辉分析说。

  记者从企业人士处了解到,Vale溃坝事件的发生促使2月铁矿石价格快速拉涨,部分工厂没有意识到其深远影响,寄希望于价格冲高回调,选择减少采购,等待3月、4月价格降低,但随着年度性的澳洲飓风破坏性增强,大面积矿船资源延后装运,导致后续澳洲资源发运和港口库存减少,上半年铁矿石价格呈现单边上涨态势,铁矿石愈发紧缺,价格越来越高。


相关推荐

  • 江淮客服

  • 电话咨询

    服务热线:18851598660
  • 邮件咨询

请选择客服进行聊天
点击电话进行一键拨打
点击邮箱进行一键发送